让小学生对话“云同桌”——AI技术下作业帮在线课堂的高频互动

  自接触在线教育起,曹越每隔一段时间都要做一期在线课程的辅导老师,陪上课,做家访,答疑解惑。这是他接近和了解用户的方式之一。

  曹越是作业帮直播课小学产品的负责人。从接手这项工作起,曹越一直在努力接近和了解孩子的想法。

  曹越常常在线上和小学生一起上自习,观察他们的学习状态,以及和他们聊天。“小学生不喜欢一个人做事情,他们喜欢一起,包括学习。”

  “小组直播间”是曹越一直主张在大班直播课中使用的上课形式。大班直播课是目前在线教育行业的一种主流业务模式,如何通过这种模式让孩子们获得更好的学习效果则是当前主要的问题,“小组直播间”因此应运而生。

  “在大班直播课上,可能有数千甚至上万学员同时上课,但是他们彼此看不见也听不见,是千千万万个‘孤独的个体’,而‘小组直播间’却可以让他们随时随刻感觉到自己置身于一个温暖的集体之中。”

  2020年1月,作业帮行业内首家在直播大班课中上线“小组直播间”,对大班课的学员进行分组。在“小组直播间”中,学员进入课堂可自由选择伙伴,6人一组,6组之间进行PK。

  一些小学生还会将课堂上的这种伙伴关系延伸到课下。在对“小组直播间”的用户产品调研中,曹越了解到,在辅导老师的家长群里,妈妈们会帮孩子寻找小伙伴的妈妈“加微信”,结成一起学习的小伙伴。

  2021年1月27日,应学员在用户调研问卷中提出的需求,作业帮直播课对“小组直播间”的集体发言功能进行了升级。

  “在线下,老师和学生之间的互动频率会非常高,而在线上,各个公司目前的直播课产品互动频率却都非常低,能够做到15分钟一次就已经很不错了。”曹越认为,这个问题的核心原因就是缺少一个高频互动的方式。

  “集体发言”功能恰好完全再现了线下课高频互动的场景:主讲老师快速向同学们提出一个问题,相当于发起一次互动,孩子们一起喊出答案回应老师。

  在集体发言一期上线时,学生的发言会转化成文字并生成一个“统计表”在后台展示,主讲老师在后台可查看学生们的作答情况。

  2020年暑期,作业帮小学产品组对“小组直播间”的产品功能进行了一次用户调研。这次调研中,有近万名作业帮的主讲老师、辅导老师和学员参与。其中,学员用户超过9000人。调研分析结果显示,学员满意度在三类使用者中最高,为9.48分(满分10分)。

  在此次问卷调研中,对于如何进一步提高课程的互动感,70%的小学生表示希望在集体发言时听到“同学”的声音。

  这与张琴对家长和学员的深度调研结果一致。张琴是小组直播间“集体发言功能”的产品经理,为更好地了解学生及家长的真实需求,贴近用户体验,师范毕业的张琴轮岗当“辅导老师”做用户调研。

  在调研中,张琴发现,学生对于线上课堂的互动性、趣味性有着极高的需求,越是低学龄的孩子,越是渴望在课堂上表达和互动。而对于老师来说,能够倾听学生的声音,及时听到孩子的反馈,通过“听”、“说”补充以“读”、“写”为主的在线教育模式,对于增强学习效果很有帮助。

  一些三四线地区的孩子也让张琴感触颇深,“在农村,一些缺乏父母陪伴的儿童性格更偏内向,我们希望能有这么一款产品,鼓励他们在课堂上开口。”

  “在回答问题的过程中,你会发现,如果有一个孩子开口,其他孩子也会跟着说。孩子之间其实是可以相互影响带动的。”张琴认为,集体发言这个功能进一步还原了线下教学场景,在学生、老师之间形成更强的互动性。

  2020年暑期后,张琴向作业帮流媒体技术团队提出进一步升级集体发言功能:集体发言时,同组的学员之间要互相听到声音。

  对于技术团队来说,当发言仅限于一对多直播课时,回音和噪声的消除较为容易;但当它扩展到6人小组同时发言且要互相听到时,情况就复杂得多。

  “首先学员上课的场景比较复杂,有在菜市场上课的,也有在工地上课的。”作业帮流媒体客户端负责人曾建斌说,如果一个小组内有一个学员处在这样的环境中,那这些声音在集体发言升级后,别的学生也是能听到的。

  另一个不可控因素是学生的机型。由于学习设备自身原因,当组内有个别学生的设备产生回音时,也会通过其他人的设备不断循环,整个小组都会受到影响。回声可能在六人小组内被重复采集,甚至会产生尖锐的“嚣叫”。

  此外,产品和技术的讨论的细节还包括:在集体发言的过程中,老师要不要说话?

  技术侧认为,为了减少语音的相互影响,老师在学生发言时不要说话。但产品侧觉得,那不行,老师想说,要让他们说话。

  一方面是产品从用户需求出发提出更高的要求,另一方则是技术人员对课堂效果风险控制的考量。当产品和技术产生分歧时,听谁的?

  “那肯定得听产品的。”曾建斌说,从技术的角度,这种时候,只能去想办法寻找最优解决方案。

  对于常见的噪音,技术团队可以通过算法消除,甚至对那些并不常见的噪音,也可以通过编写特定算法,将异常设备的音量暂时降低等进行处理,并通过该系统不断迭代去优化声音。

  用户设备的适配,是让技术团队最头疼的问题。在两个月的时间里,曾建斌团队把公司所有机型都借来,包括一些同事的个人机,做了几百种机型的适配。

  2020年10月,集体发言功能2.0版本进入灰度测试阶段,原本担心的技术问题也随之而来。语音技术处理和机型适配这两项,成为技术团队攻克的重点。

  “语音处理得好是我们的通用目标,不管用户有没有这种需求,我们研发都会自我驱动,不断推动功能的迭代。但我们也会采用一些策略性的东西先保证系统能够稳定运行。”曾建斌说。

  2021年1月27日,作业帮对小学直播课产品中的集体发言功能进行升级。升级后,在作业帮直播课的“小组直播间”场景中,“小组直播间”内的6名组员在集体发言环节中可听到“同学”的声音,主讲老师也可以任选其中一组,听到该组6名同学的“集体表达”。

  集体发言的升级也许只是AI技术应用的冰山一角。在作业帮“小组直播间”中,语音弹幕、手势识别、专注力监测、离席监测、手速红包等功能,为学生搭建起了一个丰富的场景化课堂模型,即时的交互体验感不断增强。

  对于整个在线教育行业而言,与日激增的用户群不断对在线教育行业提出更高的要求。教学方式表层改变下更深层的变革,是技术和产品如何赋能教研教学,激发学习兴趣,提升学习效率,这将是未来企业竞争的关键。

  正如作业帮技术总负责人罗亮在GET教育科技大会上分享所言:“教学从线下迁移到线上平台并非易事,其中面临着‘技术’和‘效果’两大挑战。”

  面对挑战,作业帮始终保有十足的底气。经过几年的快速发展,在技术创新上,作业帮已经拥有多项尖端技术核心专利,通过VR、AR结合AI算法与技术,构建识别和优化内容模型,进而形成虚拟课堂效果,进一步提升小学生在线学习体验及学习积极性,为其定制数字化、智能化、个性化在线教育课程。

  不久前,作业帮完成E+轮融资,CEO侯建彬也对公司发展提出了更明确的目标。“重投教育和科技,增强核心竞争优势,扩充产品品类,加大新业务布局,为社会持续提供优质教育资源及服务。”

  让优质教育触手可及,仍是一条漫长的道路,但技术的迭代升级,正在为每一个孩子搭建起通往“享受平等而有质量的教育”的桥梁。在这方面,作业帮想做到最好。